title: 那么现在
date: 2019-09-05
tags:

  • 小说
  • 早期作品
  • 漫世界观

第一章

有一个人在一个问答网站上回答着一个关于童工的问题。“你,”他对旁边对他按摩的庞秋僧问到,“想回去上学吗?”
努力回味和权衡了一下自己的经历,她以这一带流行的冷漠语气说道:“不。”
“就像我说的一样,”那人飞快的在手机上打着字。“很多童工并不想回到他们自己的家乡去接受教育。就像旁边给我按摩的小妹;“
“多大了?“他问。
她懒得回答。
“十四。“她不想招惹别人。
“——她也仅有十四岁而已,她也并不想回去。”这人为了自己写了一个满意的答案而洋洋自得着,也不忘加上对愤愤不平的左翼的嘲笑。
在一个工作日的白天,像这样一个小城市的小按摩店面是没有什么人的。这也给了她一个发愣的机会。
她从身边拿起一条拖布杆,赤着脚走向灰尘满满的后院,就这么在水泥路上走着。她决定先走出去再想明白为什么。
许久,她停住,转了一下,然后返回,去取她的鞋子。
“你要去哪?”老板娘问到。
她没有回答。
她并没有走的很快,如果老板娘想追上她,她应该是能做到这点的;然而在走出院门外的时候,老板娘已经气喘了;走到马路上的时候,老板娘只觉腿酸;当老板娘为了不累死在道边于是返回的时候,庞秋僧才刚刚走到第一个红绿灯对面。
她并没有慌乱,也没有笑。唯一能让她面部有变的事情,就是目视见扑到她的怀里,或者想到这件事;这种时候,她才会脸红,看起来才会像一个十四岁的少女。她恰好想到了这件事,于是笑起来了;这并不见得是十分可爱的,但是确实吸引了几个有着古怪发型和衣着的少年的视线和口哨。“何等的少女啊。”他们会想。
第二章
走到较远的一处的时候,她坐下想想,老板娘会不会追来。老板娘确实追来了,手里拿着一堆红色的纸。她站起身来,说此物太浊,不想污染身体;又说此物又名阿堵物,而你确实在试图堵我行程,只是这次做不到了。趁老板娘呆住的时候,她走开了。临走时只看见老板娘把纸放在路边。
于是她就继续走了下去;在走到堤坝上的时候,她看见了一江红水。
天紫了下来。
天守不住这最后一丝光亮,于是就这么黑下去了。只有路灯照在她的身上。
她坐在路灯光亮投射下的堤坝上,捡起一根树枝来,漫无目的朝四周挥舞着,却又不肯离开光照的范围。
她疲了,用手托着头,肘支着大腿,眼睛半眯缝着。她犹豫了一下,并没有把树枝扔出去。
她蜷在路灯所能照到的范围内睡了。这是她几年来第一次在夜晚睡眠。
第二天,她花了一天时间躺在大理石的堤坝上眯缝着眼睛,身上落了一身的植物部分:花瓣,叶子,松针,不知哪年的落叶和杨花。
不知何时她听说到有一种叫做雾凇的奇观;那是在孟栀子喃喃自语的时候。他不停地提到它和粉色的花的关联。她很难想像的到。不过花瓣飘落的时候倒是有十分风韵的。
她想了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