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共產黨是一群想要消滅奴役的人,
她們說日本人沒有瑞士。
有人聽到在震耳欲聾的寂靜之外,
顯然不是他們自己的自己在尖叫。

直布羅陀之柱就這樣踏入海中,
滿載遊人和裝著他們的漁船和貨船。
他們是不是在海裡的帝都,
做著希臘和羅馬的夢?

抱著葫蘆漂到那邊去,看到的是什麼呢?
你沒必要成為一個非國民。
耶穌本拿撒勒和施洗者約翰在他們屬於的猶太人中被害。
這不怪他們。他們是無辜的。

尼祿燒掉羅馬的時候,他是怎麼想的呢?
我不想用金閣寺做這個譬喻。
太宰治一定會為底格里斯河的墨海鼓掌的。
但是尼祿沒有燒掉羅馬。他大概只是去彈琴了。

神秘莫測,變化萬端的釋法者,
一般都有一個慘死的結局。
資本主義是沒法阻擋的。而且你忘了獵巫了嗎?
撒冷的人們依然活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