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摆渡人把你独自放上小船,把你推向
黑夜浓雾的芦苇湿地,
你在向手中盈握的塑料长门有希偶像祈祷。

风吹起,卷起一竿长夜。

你总是要捧着那朵离了淤泥的荷花,
独自走向无边的黑暗里。
你看到的越多就越冷。
荷花折断的茎上流出绿色的汁水。